电竞爱游戏

强力「去污」之后网综还能愉快「开车」吗?

发布时间:2022-09-02 23:37:07 来源:电竞爱游戏 作者:爱游戏世界杯

  “史上最短命综艺”《吐槽大会》上周日再归来。同相君觉得,强力“去污”后的节目,笑点果然少了不少。当然,不一定是没卖污的错。

  2016年7月,号称“史上最污”,并且是由“娱乐圈纪委”王思聪投资的网综脱口秀《吐槽大会》重磅推出。上线万,效果惊人。但随后因为污段子和敏感词层出不穷,使得节目争议不断。最终第一期节目播出不到三天就惨遭下线,令网友颇感遗憾。

  消失半年之后重现江湖,《吐槽大会》如何做到如本轮品宣所言的“价值正确”?带着这一好奇,同相君在节目开播前试图联系制作方笑果文化采访,遭遇婉拒,起码最近两周内不做表态。相关宣传负责人的原话是:“一切以顺利播出不被总局大大下架为准。”

  如你我所见,因为接踵而至的红线禁令,《吐槽大会》本次回归明显“乖巧”了不少。那么今天同相君的问题来了:对于长期以来无污不欢的网综来说,强力“去污”之后,还能愉快“开车”吗?

  在同相君看来:去年的《吐槽大会》在“污”之外,更大的看点来自于解放艺人天性的自黑和互黑。

  众所周知,《吐槽大会》源自于美国真人秀《喜剧中心吐槽大会》,和传统喜剧类综艺节目所不同的是,《吐槽大会》是以网络独有的“吐槽文化”作为节目切入点,每一期都会拟邀一名颇具争议性的话题嘉宾,并将他们最大的“黑点”呈现给观众,再通过特邀的6位“吐槽嘉宾”对主角进行点评和吐槽,最后主角进行绝地反击。

  每期节目所邀请的社会名人统统有自己的“黑点”,而他们的职业则横跨影、视、歌、主持四栖,他们需要做的仅仅是接受台下嘉宾的猛烈吐槽,以及主动自嘲,简单来说就是,谁情商高谁就赢。当光鲜亮丽的名人遭遇群嘲的“稀罕”场面出现时,观众自然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同相君认为,这档节目的关键,首先在于主咖的选择是否是公认的“黑点明星”,以及所吐槽的焦点,是否能戳中大众的神经。交锋的过程中,语言过招的智慧,进一步让节目发光。

  首期《吐槽大会》请来了周杰作为话题嘉宾。在娱乐圈里,周杰是一枚自带吐槽体质的男子,是《还珠格格》里唯一没有红起来的主演,是传说被大家集体“不爽”的对象,之所以他还活跃在娱乐圈,全靠“表情包霸主”的地位。

  当时周杰一登场就遭到台下嘉宾们的“群嘲”,大家卯足了劲攻击他略微浮夸的演技和抢戏的鼻孔。当然,这样的群攻不但没让周杰愤然离场,反而让他越战越勇,等嘉宾们轮流嘲讽完之后,他居然主动开启了自嘲模式。

  凭借崭新的综艺打法和观众对于明星吐槽与自嘲的极高关注,《吐槽大会》第一期节目刚上线万点击量刷新当时的网综记录。

  好景不长,节目仅上线天,就被广电总局叫停,并进行下架整改处理,而这一改就是整整半年。

  至于首期节目有多“污”,同相君就不再一一科普了,回头再想起这档节目,相信很多人记忆最深的并非节目的“污点”,而是明星们直面“黑点”的勇气和豁达。毕竟国产明星在过去传统的认知里,以玻璃心居多,开不起玩笑。

  在观感上,从犀利吐槽变成了所谓的“优雅吐槽”,嘉宾说话的尺度收紧了不少。不少网友提出了对节目前景的担忧,表示“改版后的节目没看头了”。

  同相君看了《吐槽大会》第二期之后,最直观的感受就是——尴尬。除了固定的“笑点担当”李诞和池子外,其他人似乎都是怀揣着一颗不安的心在时刻警惕着,深怕一不小心就“飙车”。而张绍刚的主持相较于第一期的王自健来说,贱气没了。

  回顾第一期节目的嘉宾阵容:“表情包界霸主”周杰、“雪姨”王琳、编剧史航、《暴走大事件》张全蛋、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的池子和李蛋、以及SNH48的黄婷婷,几位嘉宾风格各异,但在各个层面上都有着自己的忠实拥护者,再加上由王自健担任“吐槽队长”,凭借自成一派的耍贱风格为节目带来了不少笑点。

  反观第二期嘉宾阵容,节目组邀请了李湘当话题嘉宾,加上韩乔生、宁静、黄子佼、陈汉典、李诞、池子作为吐槽嘉宾,以“毒舌”著称的张绍刚则接替王自健成为了主持人。

  从阵容上来看,除了李诞和池子是首发外,其余四位全都经历了大换血。节目特意请来李湘和韩乔生两位分别来自湖南卫视和央视的“老台骨”,两人作为在电视台身经百战的元老级人物,即使面对吐槽,心中自有一把标尺能准确把控节目尺度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确实是节目组深思熟虑后打出的一张“安全牌”。

  尽管第二期节目刚上线不久,官微就发出捷报称仅仅2小时,点击量就已破4000万大关,但漂亮数据背后,有多少人是因为首期节目所聚集的粉丝基础,不言而喻。

  整期节目下来,同相君只有一个感觉:抱歉,我笑不出来。至于为什么不好笑,难道真的是不污了吗?可能最大的问题,是李湘本身并不构成“黑点明星”的江湖地位,被大家火力聚焦的身材太胖、奢养女儿、女强男弱,并不足以挑动大众的嗨点。

  所以,遍数一下,到底哪些明星可以和周杰一样,是黑到深处自然红的代表呢?范冰冰、黄子韬、杨幂、袁珊珊……以及集万千传说于一身的杨洋、李易峰、吴亦凡之类的鲜肉小花们。

  此外,比去年那期节目还要浓郁的台本痕迹,让《吐槽大会》也少了一些自然和从容,语言的魅力不如《奇葩说》那样光芒四溅,笑点太硬。

  新年伊始,广电总局就针对参差不齐的网生市场下发了“线上线下统一标准”的政策,并明确指出“电视上不能播的,网上也不能播”。随着新政策的施行,《姐姐好饿》《Hello!女神》《黑白星球》《小哥喂喂喂》4档网综统统遭遇被下架的命运。

  纵观被下架的几档网综,说到底都是在“污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网综的大尺度都是其火力吸睛的一大利器。马东领衔的《奇葩说》人称“污力天团”;何炅到了网综也是解放天性,被叫“何首污”;连一脸书卷气的汪涵,都带着《火星情报局》也在“污力滔滔”的路上疯狂飙车……

  对此,行业媒体去年曾采访过数家制作团队负责人,大家的一致看法是——“尺度绝不是网络的优势”:“其实我觉得‘污’这个事,最近的趋势有点儿过了。” 腾讯视频节目出品中心总监邱越直言,“实际上,我觉得这个界限在于是不是因为节目内容产生的,而不是硬要去恶搞。”

  邱越提到网络热词“按头腐”,即男男之间本来没有腐的情节,但节目非要让两个人有腐的表现,“这是网友很不喜欢的”。

  《拜托了冰箱》的主持人何炅曾在录制现场说,“小污怡情,大污丢人。”节目录制时的尺度确实不小,最终版本也剪掉了很多。

  至于王嘉尔那些莫名其妙的萌点,“他懂哪些不懂哪些,这些是设计不了的。所谓的我们对他的调度,只是告诉他,如果不懂你就直说。”

  在《偶滴歌神啊》某期审片会上,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看到这样一段剪辑:主持人张大大与薛之谦在舞台上贴身跳舞,有一些机位的拍摄效果如同“借位”,画面不雅观。

  “我希望这个动作,切过来之后,1、2、3结束。他们问我为什么?我说很简单,点到为止。”他对剪辑师说,“点到为止还能划分到幽默的范畴,但是持续太久就是粗鄙,就是低俗。”

  在网综这个自律先于审查的创作领域,尺度的把控有赖于边界意识的建立。事实上,邱越与她的团队也一直在探索“让人舒服的边界在哪里”。腾讯视频品牌自制综艺《你正常吗?》已经做了三季,在还没有出现《奇葩说》的2014年,邱越记得这档话题节目一开始的尺度非常大。

  “第一次做都在摸索这个边界,我们在沟通时会有意往回收。”对于一些涉及生理的话题,邱越团队的要求是“必须要有深层次的心理洞察、社会价值做背书”。

  或者说,节目不能就生理说生理,但可以探讨一个社会话题、争论一种价值观,或者洞察一种心理行为。

  必须直面的事实是:网综的“尺度红利”正在消失,“污”绝无可能成为一档现象级综艺的全部,核心一定是强有力的内容支撑。《奇葩说》真的是一污成名的吗?那你也太小看它了。

  马东曾讲过这样一句话:“虽然未必每个社会现象背后都有所谓的文化归因,但一定有心理归因,尤其是在年轻人心里。”所以他说:“有趣,是我们唯一的套路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爱游戏app下载免费-栏目导航

爱游戏app下载免费-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孟经理

手机:15335490193

电话:0539-8071661

地址: 临沂市兰山区半程镇新程一路与临西十三路交汇处南50米路东